日本动漫中关于假名的趣事,说的是同一人,翻译成中文就不一定了

日本动漫中关于假名的趣事,说的是同一人,翻译成中文就不一定了

如果是Gameboy时代的《宝可梦》玩家,他大体上只有这么两种体验,要不就是满屏不明所以的残缺中文,要不就是满屏不明所以的平假名和片假名。 笔者当年就属于后者,玩了几年下来只认得自己的角色以及对手的名字,因为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“あああああ”,而对手的名字改成...

如果是Gameboy时代的《宝可梦》玩家,他大体上只有这么两种体验,要不就是满屏不明所以的残缺中文,要不就是满屏不明所以的平假名和片假名。

笔者当年就属于后者,玩了几年下来只认得自己的角色以及对手的名字,因为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“あああああ”,而对手的名字改成了“いいいいい”,这两个名字就像是一片混沌中仅剩的秩序和明灯——

这句话里说的是我,那句话里说的是他,我可算是看懂了。

这个AAAAA也有异曲同工之妙

在公元710年至794年期间,日本人书写《万叶集》(相当于中国的《诗经》)时使用汉字发音表示日本语的发音,后人称之为万叶假名。其后为了训读又逐渐发展出了片假名,但片假名的读音标准直到一千多年后的明治时期才彻底统一,加快了这一进程的正是黑船事件。

另一方面,在宫廷妇女长年抄写《万叶集》的环境下,又逐渐诞生出了平假名,因此到了公元9世纪中期,日本才有了汉字以外的文字。

出于上述原因,在11世纪00年代,日本平安时代女作家紫式部的《源氏物语》问世之前,由中国汉字草书演变而来的平假名属于女性专用文字,后来随着《源氏物语》的流行才逐渐被男性接受和使用。

从以上历史中你就可以发现,日本早期的文字甚至是全部在使用汉字,这使得文字成了少数文化人的专利,也是较为简单的平假名早期为女性专用的根本原因。因为当时的日本女性大多缺乏学习机会,所以妇女和儿童就只能用这种简单的文字进行交流。

那为什么二十多年前的《宝可梦》游戏里会清一色使用片假名和平假名呢?是为了让小孩也能看得懂吗?其实问题并没有那么复杂,只是单纯因为当年的卡带容量不够,塞不下汉字这种“大容量”的东西,这也是当年的盗版汉化卡带里中文总是残缺不齐的原因,而且汉字的字库也并不完整。

所以你可以看到,在计算机软硬件技术以及网络环境有了长足发展之后,汉字也逐渐在各路日本游戏中普及了起来。这对于中国玩家来说显然是件天大的好事,毕竟一句话里有三分之一乃至一半都是汉字,那基本靠猜都能猜得出个大概意思来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当年面对满屏幕片假名平假名的掌机玩家,看到如今的手游玩家觉得玩外服存在语言障碍时,就会产生一种感同身受但又无法理解的矛盾感觉。毕竟当年自己就被语言障碍折磨过,但走过来之后,这半个屏幕的汉字确实已经没有多少障碍可言了。

但离开了游戏的领域之后,事情可能就有点不一样了。

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知道C.C.的人肯定比知道野上ゆかな的要多得多,更别提她还在2001年把本名简化成“ゆかな”作为艺名,在部分场合甚至会记为“yukana”。

虽说野上ゆかな在日本动画飞速发展后反倒不怎么活跃,但鉴于《Code Geass 叛逆的鲁鲁修》系列在国内的知名度,以及C.C.这名角色的人气,这个问题确实不是一句“后来不怎么活跃”就能解释。

只能说ゆかな这个纯片假名的艺名,在中国的传播难度实在太高了,尤其在十多年前大家都认不得几个日文的时候——

“你说的那个声优叫什么?”

“她叫……算了。”

所以在国内的二次元圈子中,ゆかな、和氣あず未等常以片假名和片假汉字混合记述的声优名字,很多时候都会被翻译为由加奈、和气杏未,上坂すみれ更是长期记作上坂堇。至于官方翻译,他们并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,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但如果问题来到作品的角色身上,那就又变得有点不一样了,毕竟新番标题总不能写个《魔法少女まどか》吧?

在虚渊玄的知名作品《魔法少女小圆》里,主要角色就几乎都是汉字的姓氏配上平假的名字,比如鹿目まどか、暁美ほむら、以及美樹さやか。那在制作字幕的时候,自然就需要把这些名字译成中文,不然恐怕就轮到观众们看得鹿目圆睁了。

片假名和平假名名字的翻译,也是官方汉化组与民间汉化组最大的冲突之一,其一是民间汉化组是爱好驱动的群体,而官方汉化组则是工作驱动的群体,后者在翻译时还要考虑到公司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审核问题。

例如《少女与战车》百慕大三连星里的ルミ,就有很多种不同的翻译方法,从留美、瑠美、到琉美,甚至是瑠海和瑠实都可以说是正确的翻译。所以有时候你也会看到,鹿目圆还会翻译成鹿目圆香。

在翻译类似的名字时,往往要参考具体的取名用意以及相关的剧情内容,才能最终确认相对来说更正确的译名。

比如说《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》的女主角加藤惠,这个名字的翻译虽然没有什么争议,但“めぐみ”其实也可以翻译成“惠美”,但剧情中关于社团名字的部分曾提到,Blessing Software翻译过来就是めぐみSoftware,所以翻译成加藤惠显然更加正确。

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,比如《Love Live!》里的南ことり就有琴梨和小鸟两种译法,你甚至还可以把矢澤にこ翻译成矢泽日香和矢泽仁子,还有《东方Project》里大名鼎鼎的二小姐芙兰朵露,其实也是一个不符合翻译表的译法,当年翻译成芙兰朵露的唯一原因就是这样比较好听。

但不论翻译成什么,也总归比你不知道该如何向别人安利ゆかな要来得好就是。

文:lock

0

评论0

请先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